回到首页
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当前位置: 浙江自然博物馆首页 >> 学术研究 >> 自博书刊 >> 馆刊 >> 正文内容
生物塑化技术与动物解剖展览 ——生命奥妙博物馆参观有感
作者:严翼    来源:自然博物   发布时间:2018-05-11    点击数:     【字体:

  作者:严    翼(摩根公园学院)

  欢迎转载,须注明作者与来源(《自然博物》第4卷)

  【摘要】浙江科技馆举办的“人体奥秘特展”和江苏周庄“生命奥秘博物馆”的展览,其展品均采用“塑化标本”。生物塑化是一种将生物体内的细胞和水分在真空环境下以塑料材料替换而成的标本制作技术,这一技术使标本在保存时间及观众视觉、观感上获得了巨大突破。我国动物解剖学教授隋鸿锦于1994年将这一技术引入国内,并创建了以生物塑化标本为主题的生命奥秘博物馆。

  【关键词】塑化标本;展览;应用;建议

  2015年暑假期间,笔者在浙江杭州和江苏周庄分别参观了两个展览,感触很深,受益颇多,印象深刻。于是,假期结束回美国后,遂将自己的收获、感想及思考进行了梳理与归纳,形成这篇文章,以期能与大家一道分享。

  1  两个生物塑化标本展览

  2015年夏天,笔者趁暑假回国之际,在浙江省科技馆参观了一个“人体奥秘特展”。一进展厅,笔者就为里面丰富多彩的人体展品所震撼。虽然有些展品在生物书上也能看到,但没想到的是展览中的展品并非在其他博物馆看到的图片和模型,而是真正的人体标本。各种完整的和局部的人体器官犹如活着的一样呈现在观众面前,观众能清晰地观察到其外观与内部的结构。

  当时笔者正准备把报考大学的方向锁定在生物学上,为此不仅拜访了霍普金斯大学的生物学教授,还连续三个暑期都去浙江自然博物馆担当志愿者,向观众讲解有关生物学知识,因而对生物学展览怀有特殊的兴趣。一直以来,生物解剖结构有一个难题:如果借用模型,它不是真实的,人们的认识会受标本制作水平的影响;如果采用真实的机体,又会遇到腐烂的问题。用于课堂教学和博物馆展览的人体标本,都是浸泡在福尔马林药水之中的,它们经过长期的浸泡,色彩与形态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难以清晰观察其内部的构造。此前曾设想,如果有一种技术能将动物机体长期保存下来,不变色,也不变形,那该有多好。当笔者看到这些标本时,马上意识到这正是之前所想象的那种技术。展览介绍将它们称为“塑化标本”,是采用一种叫作“生物塑化”的技术将标本塑料化,使其完整和长期地保存下来。

  在展览中,既有不同性别、年龄的人体标本,也有人体内部各种不同的器官标本。给人印象最深的展品是一个因过度吸烟而变黑钙化的肺,真切地显示了长期吸烟对健康带来的损伤。如果展览采用的是模型而不是实物,观众可能会认为这是为了强调健康而经过艺术渲染的模型,其权威性和警示作用就会大打折扣。当观众面对的是实物标本,其内心的感受就会不一样。展览中还有一组胚胎标本,标本展现了胚胎发育过程中的不同阶段,可以让准妈妈们和普通观众清晰了解胎儿各发育阶段真实的样子。除了展览内容,该展览在展示形式上强调动态性,各种人体标本给人一种依然存活着、仿佛还在运动的感觉。

  在与科技馆讲解员交流中了解到,邻近的江苏周庄新建了一座生命奥秘博物馆,里面的展品要丰富得多,于是笔者抽了一天时间前往参观。果然,这家博物馆规模可观,展出的展品不仅有人体,还有种类繁多的动物标本,包括海洋和陆地的动物。该馆的展示内容、侧重点和浙江省科技馆的“人体奥秘特展”有所不同。该馆的动物标本展主要是传播动物解剖学方面的知识,而科技馆的展览主要是介绍人体健康方面的知识,因而在展览方式,尤其是在标本解剖的方式上两者有较大的区别。在生命奥秘博物馆里,观众可以通过观察动物的塑化标本,了解不同动物的生理结构及其功能。所看到的不仅仅是动物的外部构造,其内部的肌肉和神经结构也能观察得清晰。

  参观了两个不同的展览后,笔者印象最深的有三点。其一,展览的真实性。这种活灵活现的真实感受,只有凭借生物塑化技术才能得以实现。其二,有效性。这是基于标本制作中解剖方案与手法得当,使得观众很容易抓住展示内容的重点,从而掌握动物解剖的关键知识。第三,趣味性。展览中的标本并不是简单地摆放在展柜中,而是从科学、美学等角度对标本进行艺术造型处理,使展品变得生动活泼、引人入胜。

  2  生物塑化技术及其在自然博物馆中的应用

  两个展览,激发起笔者对生物塑化技术的兴趣。为此,笔者翻阅和查询了相关的文献,大致明白了这种技术的工艺过程和制作方式,也了解了这项技术在科普领域独特的意义。

  生物塑化是一种将生物体内的细胞和水分在真空环境下以塑料材料替换而成的标本制作技术,借此将生物机体进行长时期的保存。整个制作流程包括储藏、解剖、脱水、真空置换等步骤。在最后的环节中,动物尸体组织内的液体通过特殊的真空过程由活性塑料如硅橡胶、环氧树脂或聚合树脂置换出来,成为无毒、无味且能长久保存的标本。

  这一技术是德国的冯·哈根斯教授在1978年发明的,它不仅使遗体保存脱离了福尔马林,使标本干燥无味、持久耐用,而且因其断层标本透明感强、结构精细,可以应用于医学教学和科普教育中。哈根斯博士曾将自己制作的塑化标本带到世界各地进行展览,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截至2011年,世界上已有30多个国家150多个研究所或研究室应用了该项技术。

  1994年,一位名叫隋鸿锦的中国动物解剖学教授在德国海德堡大学访学时接触到这一技术,将它引入中国,并创建了以“生物塑化标本”为主题的生命奥秘博物馆。浙江科技馆和江苏周庄两个展览的展品,都是由这家公司制作的。

  从相关资料及隋鸿锦教授本人的微博可以看出,他之所以将塑化技术引入博物馆,与他对当下博物馆文化的理解有关。在他看来,随着社会生活水平的发展,人们对于知识的渴望在不断增长。但在生物解剖领域,由于技术与方法的局限,人们的学习受到很大局限。在普通的自然博物馆,观众很难欣赏到完全意义上的标本。因为如果采用活体标本,由于生物都属于有机物,死亡后会腐烂变质,可供观察学习的时间有限;如果采用人工制作的模型,虽然没有储存时间上的问题,但无法让观众感受到生物原本存在的原真性。解剖学习的另一个难点是生物内部结构的真实性。对于动物机体来说,内脏腐烂的速度要比皮肤快好几倍,所以想要看到完整的内脏非常困难。人工制作的模型则难以对其细节进行完全真实的复原。所以,无论是真实的动物标本,还是人工制作的模型,都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隋教授在德国接触塑化技术时,意识到这一技术可以很好地弥补和改善上述的缺陷,特别适用于教学和科普,尤其是适用于博物馆的动物解剖展览。于是,他产生了将这种技术引入中国的想法,并付诸实践。上述的展览正体现了他在动物解剖学科普方面的努力。在他看来,不同于普通的自然博物馆,生命奥秘博物馆的主旨在于让观众“看透”生命,而不是观察。他希望通过生物塑化技术来提高人们对人体以及动物体的基本认识。

  从博物馆建设的实践看,生物塑化技术的引入,的确有助于自然类博物馆的科普展览。一方面,标本的保存时间可以延续非常久,从理论上讲可以超过1000年;另一方面,它可以完整而又精细地呈现出动物的器官,甚至可以完整地保留全身的毛细血管,让观众可以探索生物机体的内部构造。这两方面的突破,为博物馆展览提供了很好的技术支持,极大地提升了展览的效果。

  3  解剖方案与知识传播

  笔者之前也参观过一些自然科学类博物馆,总觉得收获不大:对展品的观察往往流于表面,虽然看到了,却未必真的理解,无法进一步探究。这次参观展览则不同,它总能吸引人的眼球,引起人的关注。当观众希望了解某些知识或对某一问题感到困惑时,及时出现的对关键之处的恰当解剖,让疑惑得以解释。那么,参观自然博物馆之前的展览与参观这两个展览有不同收获和感受的原因是什么?倘若由笔者来制订解剖方案,应该怎样做?

  要使解剖方案行之有效,自己必须首先对动物的生理构造非常清楚,明确各部位、各器官的功能,以及它们在生存和行为中的意义。这些是必备的生理学知识,是进行科普教育的专业基础。如果没有很好掌握这些知识,就无法做出好的解剖方案。但是,仅有生物学的专业知识还是不够的。解剖方案的制订,除了具备生物学的专业知识外,还应了解观众的需求:观众对这些动物最想了解的是什么?最容易产生误解的地方在哪里?对观众在生活中最有帮助的知识点是什么?同时我们还要考虑,用怎样的手段和方法,才能让观众明白这些道理。这些是影响解剖方案制订的另一种知识体系,属于科普与传播学的范畴,它建立在对观众研究的基础上。只有通过长期观察观众,系统收集观众的反馈意见,才能了解他们的愿望与动机;只有积累和掌握了准确的数据,才有可能根据观众的需要,针对观众的困惑,制订合适的解剖方案。自然博物馆之前的一些展览,展品制作者可能是对自己的专业很熟悉,但却缺少对观众想法的了解,不知道观众想要什么,也不知道如何将专业知识通过适当的技术与方法进行传播。笔者在浙江自然博物馆做志愿者时,做过观众调查,对观众的参观动机和愿望做过分析,掌握了一些数据。如果展览制作人员熟悉这些调查与分析的数据,了解观众的真实想法,那么所制订的解剖方案就能符合观众的愿望和要求。

  笔者围绕所参观的两个展览,查询了展览的制作过程和解剖方案的制订者,发现这两个展览的展品制作方案都是隋教授自己做的。这一发现验证了上面所做的相关逻辑推断。首先,隋教授是一位动物解剖学研究者,一直致力于动物生理学的研究,对动物的生理构造及其功能非常熟悉。其次,他是一位大学教授,除了实验室,大量时间是在教室里度过的,经常要做教学案例分析,对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的特点很熟悉。他的这种双重身份,使他具备了一位理想的科普工作者应有的知识和历练。笔者之所以能从这两个展览中有这样的收获,与隋教授精心制订的解剖方案具有内在的联系。比如,在一个人体标本中,展览对两侧对称的臀部采用了不同的解剖手段,这样就使观众既可以了解表面的结构,也可以了解内部的构造。也有一些标本采用了分层次、逐步深化的解剖手法,使观众既能看到具有毛皮的模样,又能看到另一侧满布肌肉的模样,同时还有局部的切口,使观众看到肌肉之下的组织。给人印象深刻的是一只熊的标本,解剖者在熊背上专门留下了一块10多厘米见方的带皮脂肪。通过观察脂肪的厚度,观众就能很直接地理解熊是怎样通过储存脂肪来提供冬眠中所需的能量。

  通过上述的分析不难发现,我们要成功策划一个类似的展览,一方面要对展览所涉及的专业内容展开深入的研究,充分熟悉动物的生理构造及其功能;另一方面还要认真掌握传播学的相关知识,学习科普教育的技术与方法,同时充分了解观众的诉求。只有这样,所制订的解剖方案才能够最有效地帮助观众理解动物的生理结构,从而做出观众能看得明白的展览。

  4  生动的活态手法带来观展趣味

  趣味性是一个展览成功的法宝。笔者之所以对这两个展览产生浓厚兴趣,除喜欢生物学外,最重要的还是因为生动的活态手法所带来的观展趣味,因为之前参观与生物学相关的展览,笔者并未产生这样的兴趣。之前类似的展览,总有一种板着脸说教的架势,似乎让人又回到了课堂。这两个展览的展品虽然也是人体或动物标本,而且是实物标本,如果处理不当,会给人一种不舒服甚至恐怖的感觉。然而,它们并没有让人嗅到死亡的气息,反而感受到一种勃勃的生机。

  塑化技术使展览的视觉发生了重大改变,使标本看起来有点像艺术品,完全没有看尸体的那种恐惧。它不仅可以将标本直接地呈现在观众眼前,而且允许标本制作者根据展览需求进行任意的塑型和解剖,从而为展览提供更多的可能性。试想,如果这些标本都浸泡在福尔马林溶液中,那一定是一件不太令人开心的事。即使我们能获得一些知识,但难以获得学习的乐趣。当然,展览的成功离不开所采用的活态模拟与情节性表现的手法,各种标本并不是像僵尸那样直挺挺地立在那儿,而是根据一定的故事情节布置成各种生动有趣的造型。比如,在介绍人体运动的板块里,一些标本被塑造成运动员比赛中瞬间定格的典型动作,加上暴露出来的清晰的肌肉纹理,使标本充满着力量感,赋予冷冰冰的标本以生活气息,使展览变得生动而富有生气。有几组展品的布局还透出让人心中暖暖的人情味,如幼仔尾随着母亲、雌雄动物形影相伴等。这些模仿活态还原生活的布展手法为展览增添了生动和趣味性。

  5  思考与建议

  在满足与赞赏之余,笔者扪心自问:是否一切都完美无缺了?是否还有更进一步优化的可能性?是否还可以提供更完美的细节?沉思之后,觉得有两个方面还可以做得更好。

  第一个方面,可以在展览中更充分地讲故事,并将动物与生态环境、动物与人类生活的关系做更系统的表达。虽然展览已经考虑到植入情节要素,但还不够充分。展览中有几组展品,如果根据某种故事逻辑做一些位置上的调整,就能让一组组小故事组合成一个较大的故事,从而使展览更有情节性和趣味性。

  第二个方面,展览对讲解的依赖性还是偏大。有一些解剖方案的动机表现得比较隐晦,没有讲解员的提示不易被观众发现。应该在展览中安排一些帮助观众提高观察能力,尤其是提高理解解剖意图能力的项目。比如,在展品中选择一些典型的案例,通过动画视频的方式解读解剖的原则与目的,便于观众更好地掌握观察和学习的方法,培养观众对掌握生物解剖知识的敏感性,提高观众自我学习的能力,从而进一步提升参观的效果。

  (原载于《自然博物》第4卷,第69-73页)

 
上一篇:博物馆年鉴与博物馆档案
下一篇:点这里
 
【收藏】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网站LOGO | 版权声明 | 隐私安全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4 浙江自然博物馆 本站域名:zmnh.com zmnh.cn 中文域名:浙江自然博物馆.公益
浙ICP备12031539号 您是本网第 位访问者 技术支持:灵启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