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当前位置: 浙江自然博物馆首页 >> 八面来风 >> 正文内容
印度古生物学家在与化石资源的毁灭作斗争
作者:张章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8-04-16    点击数:     【字体:

印度的化石遗产包括一种独特的蜥脚类恐龙。图片来源:WALTER MYERS

  去年12月,古生物学家Guntupalli v.r.Prasad和团队在印度中央邦巴格小镇附近的石灰岩山丘上寻找恐龙巢穴遗迹。他们发现了一个大麻烦。

  当德里大学的这群人沿着一个农场的搜寻时,附近一个村庄的几个人聚集在一起阻挡他们。Prasad说,当地人通常认为,在他们的土地上徘徊的外人是政府官员,他们为了开发和征用土地。当地人并接受Prasad的解释,为了安全,科学家不得不离开了。

  Prasad说,情况并非总是如此。但在印度,地方官员进行的土地掠夺已经升级。“怀疑和敌意使我们无法进入化石遗址,严重影响了我们的工作。”他说。

  无法进入只是印度古生物学家所面临的问题之一。“印度拥有一些世界上最伟大的古生物资源。”美国加州大学河畔分校古生物学家Nigel Hughes说,他在喜马拉雅山脉的发现指导了三叶虫的进化研究。但印度官员几乎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支持这个深奥的研究领域。

  由于几乎没有法律保护,遗迹经常成为抢劫和发展的牺牲品。尽管印度各类科学均缺乏资金,但古生物学的困境尤为突出。很少有资金用于挖掘、获取和整理标本,而且这个国家缺乏一个可以研究和保存其自然遗产的国家机构。

  所有这些都阻碍了年轻人进入这个领域,印度古生物学的领军人物、旁遮普大学的Ashok Sahni说,资金短缺的大学正在削减或取消古生物学课程。Sahni因在贾巴尔普尔发现恐龙筑巢地,以及在古吉拉特邦发现被困在琥珀中的昆虫而闻名。他提到自己目睹了一波又一波的同事退休,但很少有年轻的人才能取代他们。“没有足够的研究人员,印度古生物学在走向死亡。”他说。

  1828年,印度中部纳尔默达山谷的贾巴尔普尔出土了首批在亚洲发现的恐龙化石,它们属于一种蜥脚类动物。从那以后,这个次大陆就产生了一系列重要发现,从一些最早的植物,到恐龙,再到人类祖先直立人的头骨。“我们有从光合作用开始到第四纪的所有遗迹,而且是连续的。”Sahni说。

  化石的丰度反映了印度在大约1.5亿年前从冈瓦纳大陆脱离出来后的漫长演变之路。在1亿年的漂流过程中,这片土地获得了一系列植物和动物物种,包括许多恐龙。然后,在5000万到6000万年前,印度开始与亚洲发生碰撞,在沼泽边缘,新的哺乳动物出现了,包括马、灵长类和鲸鱼的祖先。

  现在,这一丰富的遗产正在与当今印度的现实发生碰撞。在喜马偕尔邦的一处遗迹,旁遮普大学和耶鲁大学在20世纪60年代末的一次探险发掘出了大量的类人化石,包括迄今为止发现的一种已经灭绝的巨猿的最完整下颌。这一发现帮助人们更深入了解了这一物种。

  Sahni表示,今天的古生物学家很想在这个地点进一步挖掘,但它“已经完全被夷平了”——变成了农田,许多化石都丢失或出售了。对于印度的古生物学家来说,这是一个熟悉的故事。

  在20世纪80年代早期,古吉拉特邦的一家水泥厂进行爆破,工人发现了一些类似古老炮弹的东西。而印度地质调查局古生物学家Dhananjay Mohabey小组发现这是恐龙蛋。Mohabey等人很快就在数百个巢穴中发现了数枚蛋,还有许多其他化石,其中一种是看起来像是白垩纪时期的蛇骨的东西。

  2010年,美国密歇根大学的Jeffrey Wilson研究了这些蛇骨。他和Mohabey找到了更多的化石碎片,并证实了这是一条罕见的蛇(印度古裂口蛇),而且它们在恐龙卵周围死亡。Mohabey说,这是第一个表明蛇捕食恐龙幼崽的证据。

  Mohabey和其他人已经记录了在该地区筑巢的7种恐龙。但当地人和游客很快就开始对这些遗迹进行掠夺。在20世纪80年代,恐龙蛋在街上只卖几分钱。

  1997年,当地政府指定了29公顷土地建立了巴拉西亚恐龙化石公园。但是,Mohabey说,偷猎活动基本上没有减弱。即使是现在,这个公园还没有完全被栅栏围起来,自2011年以来建好的博物馆大楼还没有开放。“我亲眼目睹了一个美丽的恐龙巢穴从化石公园消失,尽管我们努力地将它藏起来。”当地的化石保护主义者Aaliya Farhat Babi说。

  Mohabey说,巴拉西诺尔化石层的毁灭几乎已经完成。“大多数重要的化石永远消失。有时候,我真的希望我没有发现这个遗迹。”

  几十年前,印度就对其化石财富表示无所谓了。在1989年爆发的一桩丑闻中,该国古生物学失去了威望。当时,澳大利亚悉尼麦考瑞大学地质学家John Talent指责一位印度古生物学家在过去25年里从事欺诈活动。

  在写给《自然》杂志的信中,Talent断言,当时旁遮普大学的古生物学家Vishwa Jit Gupta声称发现了一些无法在以后得到证实的发现。Talent还指责Gupta将其描述为“印度”的标本,而这些标本实际上是在其他地方挖掘出来的。

  为此,旁遮普大学曾短暂地暂停了Gupta的职务,但在经历了一场漫长的官司后,Gupta保住了自己的职位,并于2002年退休。从那时起,印度的古生物学界一直在努力重新获得尊重和公众的信心。

  然而,政府的忽视是一个更大的问题。官员和立法者在很大程度上忽视了保护遗迹的请求。“从法律上讲,这是一场混战。”旁遮普大学古生物学家Rajeev Pattanayak说。他指出,如果没有法律,就没有办法打击偷猎者。“我们甚至没有一个在印度挖掘或收集化石的许可制度。”Birbal Sahni古科学研究所(BIPS)所长、印度理工学院古生物学家Sunil Bajpai补充道。

  缺乏对化石的法律保护也使得土地所有者可以任意关闭遗址。一个令科学家“垂涎”的地方是一个褐煤矿。Sahni说,这里是一个化石金矿。这里已经出土了南亚一些最古老的哺乳动物化石,包括大约5400万年前在印度次大陆上出现的马——这是Bajpai和BIPS的同事的开创性发现。另一个研究小组在这个矿井以及其他地点发掘出的50万年前的琥珀中发现了超过100种昆虫。

  多年来,矿业官员允许科学家在那里收集信息。但自2015年以来,该矿已禁止他们进入。而且,一些矿山已经摧毁了化石遗址。在库奇的巴布亚山,褐煤矿在早期鲸鱼化石的埋藏地倾倒了废料。

  作为应对危机的一种补救措施,印度和外国科学家一直在游说,希望印度创建一个史密森尼式的机构。“印度迫切需要一个化石的国家储备库。”Hughes 说。Sahni补充说,一个全面的化石存储库不仅对于公共教育,而且对于学科都是必不可少的。

  印度官员似乎对此无动于衷。科学技术部部长Ashutosh Sharma说,政府“与各种科学学科相比是不可知论者”。该部门为印度的大部分基础研究提供资金。他说,科学技术部愿意“填补任何政策空白”,但他还没有看到古生物学需要特别努力来恢复。

  不过,印度古生物学最近的一些进展鼓舞了人们的精神。2016年2月,来自德里大学、库奇大学、德国基尔大学和埃尔兰根-纽伦堡大学的一个研究小组公布了一个1.5亿年前的鱼龙化石。领导这次挖掘的Prasad说,科学家在古吉拉特发现的这种海洋爬行动物的标本,是“第一个几乎完整的来自南亚的侏罗纪爬行动物的化石骨架”。

  但是Sahni等人认为,该领域需要的是更重要、更难以提供的东西,而不仅仅是为遗迹提供充足的资金和法律保护。印度需要向公众灌输对该国古生物财富的尊重。而且,这应与改善印度农村的生活方式交织在一起,并创造经济激励来保护化石遗址。“除非人们在保护遗址上有利害关系,否则它们将继续被摧毁。”Sahni说。

 
上一篇:新技术揭示2亿年前昆虫的真实颜色
下一篇:肆艺空间:专注博物馆中的跨学科教育
 
【收藏】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网站LOGO | 版权声明 | 隐私安全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4 浙江自然博物馆 本站域名:zmnh.com zmnh.cn 中文域名:浙江自然博物馆.公益
浙ICP备12031539号 您是本网第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