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当前位置: 浙江自然博物馆首页 >> 学术研究 >> 自博书刊 >> 馆刊 >> 正文内容
博物馆创建跨界融合共赢模式构想
作者:徐昳昀    来源:自然博物   发布时间:2018-04-03    点击数:     【字体:

  作者:徐昳昀(浙江自然博物馆)

  欢迎转载,须注明作者与来源(《自然博物》第4卷)

  【摘要】社会的进步和博物馆事业的快速发展,加快了博物馆文化资源与现代生产生活相融合的步伐,在跨领域、跨行业、多元化、多交叉的融合中实现文化创新,对文化产业和文化事业大发展将产生深远的影响。博物馆跨界融合既有内在优势,也有外部推力。博物馆应加强与现代服务业、旅游业、新媒体业、教育业的融合,打造集群式、多元化的文化创意服务平台,构建合作共赢模式,实现资源开放和社会共享的最大化。

  【关键词】博物馆;跨界融合;资源;共赢

  1  引言

  博物馆是以实物资源为依托的文化资源宝库, 载负着自然变迁和人类活动的各种信息,其丰富的文化内涵和高品质的陈列展览,以及特殊存在的价值和独特的作用成为社会和民众不可或缺的重要场所。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博物馆的角色和作用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与社会各领域的关联也越来越紧密。博物馆与文物业、文化旅游业、群众艺术业、新闻出版业、咨询业、信息业、建筑业、制造业等都有交集。因此,博物馆的作为不仅在于拥有了什么,更在于在有限的资源中做了什么。博物馆只有超越单一领域,创新模式,主动营造社会广泛参与发展的良好外部环境,才能够在形成文化创新、共建共享的新格局中大显身手,造就辉煌;才能让传统文化创意产业融入到其他产业之中,形成集群式发展(李玫,2008)。

  2  博物馆跨界融合的内在优势

  2.1 馆藏资源优势

  我国各类博物馆收藏着上千万件的历史文物、革命文物和自然标本,仅浙江省博物馆就拥有青铜器、瓷器、玉器、石刻等文物及标本10万余件,品类丰富,珍品荟萃。其中,河姆渡文化遗物、良渚文化玉器等文物,都是极具地域特色及学术价值的珍品;“越地长歌——浙江历史文化陈列”和“钱江潮——浙江现代革命历史陈列”,以及“昆山片玉——中国古代陶瓷陈列”等数十个题材各异的临时展览,像一部形象直观、信息全面的浙江文化历史教科书呈现给公众。又如浙江自然博物馆是以“自然与人类”为主题,收藏、陈列包括动植物、古生物及自然题材油画等近16万件珍贵的馆藏品,汇聚了浙江省自然类藏品之精华,其中“礼贤江山恐龙” “野生华南虎”等百余件标本堪称国内外同类标本之最; “地球生命故事”等四大版块的陈列展示,诠释了人类与自然和谐发展的时代命题和浙江生态省建设的成果。

  2.2 空间资源优势

  博物馆通常是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标志,独具风格的建筑景观、幽雅舒适的环境和现代化的服务设施,使其成为公众文化休闲的好去处。如浙江省博物馆孤山馆区位于水光潋滟、风景旖旎的杭州西湖孤山南麓,自然和人文景致得天独厚,以“园中馆、馆中园”格局的馆舍,显现出博大精深的江南文化特征,成为杭州极具魅力的重要人文景观之一;坐落在西湖文化广场的浙江自然博物馆,以其丰富的展览、优质的服务和舒适宽敞的场馆空间,成为集科普教育、收藏研究、文化交流、智性休闲于一体的现代化博物馆;正在安吉新建的占地20万平方米、馆舍6万平方米的浙江自然博物园,将为社会和民众提供更高品质的自然生态体验和文化休闲好去处。

  2.3 品牌资源优势

  博物馆实行免费开放以来,社会价值日益凸显,打造了一批文化传播品牌项目。如浙江博物馆在“十二五”期间共推出陈列展览112个,其中原创性临时展览46个,“越地长歌——浙江历史文化陈列”等展览,荣获第九届、第十届“全国博物馆十大陈列展览精品奖”。又如浙江自然博物馆不断拓展自然科普类展示内容和形式,有效实施 “共建共享、文化惠民”的公共文化服务方略,注重展示品质提升,先后3次荣获“全国博物馆十大陈列展览精品奖”,并荣获“2017年全国最具创新力博物馆”称号。这些都将成为博物馆文化资源在跨界集群开发中的强劲优势。

  2.4 智力资源优势

  博物馆是基于“物”为载体的公众终身学习场所,其教育形式是其他教育机构无法替代的。博物馆内部的专业研究人才、陈列展示和宣教人才,以及向社会招聘的志愿者、联姻合作的中小学校教师、大专院校科研人才、媒体策划人才等,都是博物馆文化传播的重要力量,与其知识信息、创意活动、研究成果、教育设施、传播技术和先进设备等共同形成充沛的智力资源,是提升博物馆活力、推进博物馆可持续发展的有力保障。

  3  博物馆跨界融合的外部推力

  3.1 政策导向为博物馆跨界融合提供支撑

  近年来,党和政府十分重视文化文物工作,先后出台了一系列的法律法规和相关扶持政策。如2015年国务院公布了我国博物馆行业第一个全国性法规文件——《博物馆条例》;2016年国务院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文物工作的指导意见》,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文化部等部门《关于推动文化文物单位文化创意产品开发的若干意见》,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就文物工作专门作出重要指示。这些都为博物馆事业的发展带来了崭新的机遇,为文化文物单位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提供了新内容。同时,也为文化创意产品体系建设提供了政策依据,促进了文化创意与旅游等产业的结合,有效地增强了博物馆的发展能力。

  3.2 示范引领成为博物馆跨界融合的运营导向

  伴随着政府对于文创产业的政策支持,许多博物馆已经开始在文创产品上发力,先后涌现出许多集创意、文化、审美、实用于一体的博物馆文化创意产品,在文化创意产业发展方面也已经形成了较为完整的博物馆文化创意产业链。如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国家图书馆、北京恭王府、上海博物馆等许多文化文物单位,依托丰富优质的文化资源,尝试了一系列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开发,使文化创意产品逐渐成为事业发展新的增长点和着力点,示范引领作用不断扩大。据有关资料显示,目前全国文化文物单位文化创意产品年销售额在500万元以上的超过20家,开发产品种类在100种以上的达30家。

  3.3 市场活力促进博物馆跨界融合的有效实施

  第一,文化消费需求呈现增长趋势。随着社会文化产业的迅猛发展,我国城乡居民文化、教育和娱乐消费支出显著增长。据《中国统计年鉴》数据显示:2012年我国城乡居民人均文化消费分别为1102元和165元,比2002年分别增长170.7%和253.8%,年均分别增长11.7%和15.1%。文化消费快速增长的势头,无论是对刺激博物馆事业、文化产业自身发展,还是对整个国民经济在扩大内需方针下的促进作用,都是显而易见的。第二,文化消费支出大有提升空间。根据国际经验,人均GDP达到1 000美元时,其文化产业的产值所占GDP比重将开始大大增加。如今我国人均GDP在接近1 000美元后,文化产业的产值占GDP比重仍大大低于国际水平,其文化消费的支出还有巨大的上升空间。第三,经济结构转型催生文化市场。随着以制造业为主体的工业社会向以服务业为主的后工业社会的社会经济结构的转型,文化消费需求随之凸显,公众对博物馆的需求呈多元化,博物馆将被视为主要的文化消费场所。

  4  博物馆构建跨界融合共赢模式的路径

  4.1 助推博物馆+现代服务业,共享社会服务优势

  4.1.1 连接营销商机,提升服务质量

  现代服务业既包括现代化进程中的新型服务业,如网络通信、数字影视、网络传媒、IT信息服务、现代物流、远程教育、电子商务等,也包括以现代化的新技术、新业态和新服务改造和提升的传统服务业,如通信业、信息咨询、金融服务业等。博物馆只有融入这些具有高技术、高素质、知识密集性、集群性、高增值性和新兴性等现代服务产业,才能实现其高质量的服务(周洁,2010)。博物馆的服务有接待服务、展区服务、后勤服务、营销服务等,因此,博物馆可与相关服务业结成文化休闲联姻,促进博物馆各类服务的开展。如依靠企业财团支持的法国巴黎卢浮宫博物馆,场馆内设有书店、商店、餐厅、咖啡馆、童车轮椅出借、物品寄存、信息咨询、医务室、货币兑换处、自动取款机、邮局、公共电话亭、野餐区和失物招领处等,配套服务齐全、周到,使游客享有最好的游览体验。浙江自然博物馆与企业联合运营的礼品商店、儿童游乐场等服务,也是促进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发展的一种新尝试。

  4.1.2 引入智力资源,拓宽服务路径

  依托信息服务和网络通信等资源,拓展文化信息的多向传播渠道和多功能信息服务,也是提升博物馆服务品质的重要途径。如浙江自然博物馆联合网络企业创设的“虚拟展览” “展览超市” “儿童版网站” “微信客户端活动预约”,北京自然博物馆开设的“网上购票”服务,以及上海博物馆开设的“网上商店购物”等服务,这些都是探索博物馆与服务业合作模式的尝试。

  4.2 助推博物馆+旅游业,共享文化旅游优势

  4.2.1 借鉴国外博物馆的成功经验

  旅游业具有消费性服务业和生产性服务业的双重属性,不仅是现代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能够拉动现代服务业快速发展的龙头。博物馆旅游属于服务业,其以独特且丰富的文化类旅游资源,吸引游客参与各种旅游活动。英国是世界上博物馆业最兴旺的国家之一,其文化产业的蓬勃发展得益于对博物馆资源的充分开发和利用,采取了旅游业与参观博物馆相结合的许多措施,成为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的文化产业发达国家。文化产业成为英国仅次于金融服务业的第二大产业,是英国经济增长的动力和财富源泉。据《英国旅游研究》统计,英国博物馆等文化机构每年为英国带来约10亿英镑(约合98亿元人民币)的旅游收入(陈淑荣,2013)。

  4.2.2 建立博物馆文化旅游大联盟

  国内博物馆应抓住发展契机,通过行业协会建立博物馆文化旅游大联盟,共同打造目标市场的文化旅游特色品牌。以省会城市杭州市为例,省博物馆学会可主导联合市内数十家不同类型的博物馆、纪念馆、科技馆、名人故居等,开辟“名人故居游” “特色博物馆游” “文化记忆体验游”等项目,实行各馆通票共享和游客信息互通有无机制;可依托演艺会展业、影视业、传媒业和现代印刷等相关产业的合力,将博物馆文化元素植入历史文化名城、古镇、古村落、古文化街区和生态保护区等展示展演,推出“历史古镇(村、街)游” “绿色浙江游” “江南韵味游” “运河丝绸游”和“智能城市游”等主题性文化旅游项目;还可以开展“馆藏之宝解密” “文物鉴宝鉴赏”和“地方文史解析”专题片拍摄和历史文化展演等活动,以及与报社、电台和电视台等传统媒体合作开辟文博专题栏目。

  4.2.3 开发具有博物馆特色的文化衍生产品

  博物馆应借力旅游业及其他相关产业之间的资源优势,合作开发艺术性和实用性有机统一的系列文化衍生产品。如:浙江自然博物馆与企业合作开发的AR明信片、 “华南虎‘萌’虎生威AR细胞积木”玩具、标本书签、化石器具和精品微雕等各种文化创意礼品,实现了“让观众把博物馆带回家”;湖南省博物馆打造了10年的马王堆文化系列衍生产品,实现了“让文物活起来”;苏州博物馆与电商平台深度合作,携手阿里巴巴聚划算尝试了用现代时尚的女装品牌诠释苏博文化,把唐伯虎的字帖、贝聿铭的建筑元素和苏博中的现代经典设计在品牌女装上,实现了“把博物馆穿身上”。这些既为博物馆的文化创意产品开发实现了文化价值与实用价值的有机统一,同时也拉动了博物馆身后的各类文化产业链,使之实现跨越式发展。

  4.3 助推博物馆+新媒体业,共享信息传播优势

  4.3.1 提升信息交流共享的深度和广度

  新媒体产业是指以数字技术、计算机网络技术和移动通信技术等新兴技术为依托,以网络媒体、手机媒体、互动性电视媒体、移动电视、数字电视为主要载体的新型资源产业。博物馆应充分利用新媒体对公众的信息传递与覆盖远超传统媒体的优势,运用互联网、手机媒体、移动电视、电子报纸等运作平台的媒体形态,使博物馆文化信息覆盖跨时空,增强与社会公众信息沟通、交流和共享的广度与深度。如浙江省博物馆与《钱江晚报》深度合作,同时积极运用微博、微信等新媒体,取得了良好的推广效果。据统计,“十二五”期间年均参观人数为230.3万。浙江自然博物馆积极探索运用信息技术,将实体博物馆延伸到网络空间,在网站陈列展览板块使用了360度展区全景图虚拟参观系统,使受众通过网络在不同的地点参观博物馆,实现了受众足不出户也能进入博物馆欣赏展品的虚拟参观。

  4.3.2 增强受众的交互性和趣味性

  博物馆应广泛运用新媒体的创新性、互动性、多元化和个性化优势,联姻信息企业打造一批数字化博物馆,使博物馆内容得以衍生和拓展,增强受众参观博物馆的交互性和趣味性。比利时鲁本斯故居两年前采用了当时苹果公司最新发布的iBeacons技术,让博物馆呈现出别样的趣味。中国国家博物馆联合开发商开发了“掌上国博—— 文博任我行”手机自助导览。这是供观众通过手机或导览机自助享受国家博物馆文物讲解服务的手机导览软件,可安装于手机和平板电脑等移动终端。观众既可以通过输入文物导览编号来收听图文并茂的随身讲解,也可以按展厅和文物分类直观查询和收听讲解。它还是观众互动体验活动的平台,获取馆内服务信息的渠道,更具知识性、趣味性和交互性。浙江自然博物馆除了率先将信息技术应用于陈列展示、数字虚拟博物馆等网络的共建共享外,还利用数字技术和“交互空间”平台优势,尝试了利用平板电脑客户端、手机客户端、微博,以及微信客户端等媒体技术,从活动预约、评估调查,到内容展示、线上线下联动参与,实现了受众人际传播和新媒体技术“多对多”的多向传播效果,成功地将一个具有“储藏室”功能的博物馆变成一个“辩论的空间”;又以“积分”为纽带,结合“大会员”概念,连接博物馆周边文化、教育、商业服务等微游系统、微信服务系统、720度全景漫游系统、MOOC在线学习系统和CMS统一后台管理系统,以此为桥梁,建立博物馆与社群、公众之间的信任、沟通和反馈,有效实现传者与受者的身份转换。

  4.3.3 借助社会网络平台扩大传播维度

  博物馆要加强与信息产业的互联,借鉴国外开设“分享资源服务”的成功经验,按用户类型划分,通过数字化资料的展示,实现博物馆网站向社会化媒体靠拢的传播与交流,使用户可将感兴趣的内容分享到社交网站,借助于社会网络平台传播知识。如加拿大虚拟博物馆将全国1300个博物馆和艺术馆的数字资源串联起来,其近百万个照片资源和近千个虚拟展览资源,可供世界各国用户共享数字文化资源(张海云,2011)。这无疑是值得国内博物馆借鉴的。博物馆还可利用现代电子商务平台,运用线上线下多元化的营销渠道,形成“上游有创意,中游有合作,下游有营销”的文创发展模式,让博物馆真正走进百姓生活。

  4.3.4 推进文化资源的数字化和共享化建设

  第一,要支持数字文化、文化信息资源库建设。利用图书馆文化信息共享平台,促进博物馆网站和虚拟博物馆建设,实现文化资源梳理与共享。第二,要驱动文化产业与数字化技术全面、深度融合发展。加强与数字、信息、互联网等核心技术的攻关和研发,通过新媒体业开创的未来互联网、大数据处理、人工智能、高性能计算与服务环境、虚拟现实与智能表达等重大技术系统的融合,打造智慧博物馆等一批文化科技共性技术平台。第三,要培养、拓宽数字文化市场。利用传统文化资源抓住成长中的“网络一代”,培育适应互联网、移动终端等载体的文化产品消费市场和潜在观众,促进和拉动具有传统文化精髓的网络音乐、动漫游戏、电子图书等数字文化消费,包括城乡居民在图书、影视、音乐、展览、演艺、文化旅游等大众文化领域数字化消费意识,从而开拓出巨大而广阔的市场空间,影响文化的供给与消费。

  4.4 助推博物馆+教育业,共享文化科研优势

  4.4.1 共享教育智力资源,开发实践课程活动

  教育业是以教育资源为资本或对象所进行的生产和劳务的综合行业,包括人力资源产业、科技产业、校办企业和教育服务业。美国博物馆的学习教育资源利用率很高,重视与当地文化的密切联系,在博物馆分设普通观众参与项目与大中小学生课堂。美国东北地区最大的露天历史博物馆——老史德桥村博物馆,明确教育目标是“满足国家课程标准和社会科学框架的需要”,按照学校教学设计博物馆教案,学校教学可以做到的,在博物馆同样可以做到;学校教学做不到的,在博物馆照样可以做到(吴相利,2010)。使“第二课堂”变成“第一课堂”教学的一部分,这达到了学生每学年来博物馆上课学习之目标。我国博物馆在这方面也作了很多探索和尝试,如中国国家博物馆加强与学校及教育服务业跨界结合,面向儿童群体开发“阳光少年系列工程”;面向学校群体开设了“社会大课堂”系列课程;面向成人观众开发了“文化博览”系列课程。同时联合北京教科院基本教育研究中心共同开发“绘本形式博物课程”;与史家小学共同开设“中华传统文化——博物馆综合实践课程”;携手史家教育集团和新蕾出版社,为青少年编写了“给孩子的传统文化——博语之旅”系列丛书,一年内博物馆上交教育服务事业收入达700多万元。又如浙江省博物馆联合学校常年举办“武林文博讲坛”、 “浙博伴你共成长”、 “武林雅韵”音乐会、 “文澜乐府”传统文化展演、 “指尖上的假期”亲子活动和“舞动的文化”成人体验等活动项目,以及浙江自然博物馆牵头10多家省、市级国有博物馆和民营博物馆,承接国家文物局“完善博物馆青少年教育试点”项目,研发了对博物馆教育资源与配合学校研发的博物馆课程,并以学校课程教学目标为基础,推出系列化、规模化的教育课程项目,均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这些“博物馆+学校”的实践典范值得国内博物馆借鉴。

  4.4.2 共享教育人才资源,拓展教育科研队伍

  浙江自然博物馆近年来为满足学校教育需求,动员中小学、幼儿园的自然科学教师代表,成立了“教师博物馆之友”,与10多所本地高校合作建立了科研团队,开展教学课题研究,并与150多所中小学校缔结联姻关系,推出菜单式、度身定制的个性化教育活动服务。此外,还建有一支拥有600余名学校学生和教师为主体的科普志愿者队伍。近三年来,浙江自然博物馆从事讲解年均2 000余场次,年组织教育活动200余场次,年接待观众达200余万人次。四川博物馆发挥藏品资源和高校智力资源优势,与四川大学共建“科研创新中心”学术研究团队等做法,为博物馆跨界聚力推进文化传播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5  结语

  “一业兴而百业旺。”博物馆与社会的跨界融合,用文化搭建共享平台,用双赢集成创新合力,用时尚激活传统文化,从而形成良性循环的具有立体感和纵深感的博物馆文化圈,实现文化事业与文化产业“1+1>2”的倍增效应,这也正是博物馆优秀传统文化历久弥新、发扬光大,以及文创集群初具雏形、新兴文化产业高地崛起的发展趋势。

  (原载于《自然博物》第4卷,第87-92页)

 
上一篇:对博物馆内部控制审计的思考 ——兼谈北京汽车博物馆内部控制审计体系构建
下一篇:点这里
 
【收藏】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网站LOGO | 版权声明 | 隐私安全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4 浙江自然博物馆 本站域名:zmnh.com zmnh.cn 中文域名:浙江自然博物馆.公益
浙ICP备12031539号 您是本网第 位访问者 技术支持:灵启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