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当前位置: 浙江自然博物馆首页 >> 学术研究 >> 研究成果 >> 正文内容
千米高山,踏雪探访安吉小鲵

我省新增龙王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作者:聂伟霞    来源:浙江日报   发布时间:2016-02-02    点击数:     【字体:

  2月1日,浙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名单里,多了一名新成员——浙江安吉小鲵自然保护区,这也是我省唯一以动物命名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安吉小鲵,因为被学者最早在安吉发现,因此得名。自然界中,它是稀少而珍贵的成员——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出的十大极度濒危动植物名单上,它与熊猫、扬子鳄一同榜上有名,也被录入《中国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全世界范围内,它只分布在安吉龙王山、临安、安徽绩溪自然保护区,其中,70%的小鲵栖息在安吉龙王山自然保护区,目前只有300条左右。

  这个举世瞩目的精灵,长时间来鲜为人知,它的名气,甚至还不如它的表亲——娃娃鱼。人们更不知道的是,它是人类生存环境最好的报警器,因为它靠皮肤呼吸,对环境较为敏感,一旦水域、环境发生改变,这一种群的变化就能为人类提供及时的信息。

  海拔1300米的龙王山藏着安吉小鲵许多心事。隆冬,正值小鲵产卵期,它们能否安然无恙?生存环境面临着什么挑战?人类又该如何面对这脆弱而又可爱的生命?

  冒着大雪,记者来到了海拔1300米的安吉龙王山山顶湿地——千亩田探访。探小鲵,亦是读懂我们自己的生存环境。

  踏雪上山,只为探鲵

  旧雪还未消融,新雪又来袭。寻找安吉小鲵的路上,到处是白茫茫的一片。上山之路异常艰难,车子行到半山腰,山路上的积雪已达70厘米,而且不断路遇山上的落石。车行一半,记者跟着自然保护区的工作人员徒步上山。

  一路上,寒风刺骨,呵出的热气瞬间凝结成冰水珠,此时山顶的温度是-7℃。1个多小时后,终于到达了山顶的湿地——1.2公顷的千亩田,那是安吉小鲵的核心栖息地。

  雪花飘飘洒洒,湿地被厚厚的褐色茅草覆盖着,同行的省自然博物馆副研究员陈苍松不顾脚下的冰雪,一脚踩进了湿地里。他猫着腰不断地搜寻,急切地朝着一个小小的水坑走去,扒开白雪与茅草,露出了一个小坑,坑水碧绿碧绿,清澈见底。

  艰辛的寻访终于让安吉小鲵现身。“快看,产卵了!产卵了!”陈苍松轻呼。小坑里水很浅,两个呈半环形的卵袋沉在坑底,里面安静地“睡着”小卵蛋,数一数,有四五十个。

  “1个、2个、3个……”安吉小鲵的产卵水坑一个个不断地被发现,工作人员的惊喜之情成倍上升。最后共发现7个小水坑,每个水坑都有安吉小鲵产下的卵袋。

  “看目前的质量与数量还是比较理想。”陈苍松如释重负,10年艰难的保护之路,如今终于有了喜人的成果。上世纪90年代,安吉小鲵才被专家发现,它是安吉县特有物种,2004年就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入世界十大极度濒危两栖动物,但在我国还未被列入国家重点保护物种名录。当时,小鲵没有受到有效保护,对生活环境挑剔的它们,日渐稀少。

  “2006年,安吉小鲵只剩50条成体。”陈苍松告诉记者,“这两个月是关键期,接下来每天都需要巡查。安吉小鲵成活率很低,四五十个卵袋也许只能成活1个。”

  鲵的故事,知之甚少

  龙王山自然保护区主任杨卫告诉记者,经过保护区工作人员历经10年的保护,才把这几乎灭绝的小鲵保护下来,目前300条成体依旧属于濒危状态。每年11月至次年3月,它们才会现身产卵,“要是那几个月都见不到,其它时候就别提了。”

  龙王山下就是章村镇,然而在这里,绝大多数人听到“安吉小鲵”的名字,第一反应就是“娃娃鱼”。至于它长什么样,没有人能够说出一二来。

  普通民众如此,专家也不例外。陈苍松坦言,他对安吉小鲵种群的数量、寿命、生活习性也不甚了解。

  “据目前观察,安吉小鲵的成活率极低,一方面是在幼虫的时候极易被天敌捕食,另一方面是栖息地生存环境的变化,正严重威胁着安吉小鲵的生长。”陈苍松说。

  陈苍松的说法,得到了龙王山保护区森林巡护员刘光兵的证实。

  刘光兵在龙王山巡山15年,他悄悄告诉记者:“10年前,发现安吉小鲵的老教授临走时吩咐我,一定要照顾好小鲵,并让我保守这个秘密。如果被外界知道安吉小鲵是极度濒危动物,会引来很多人捕捉。”

  刘光兵从此成了安吉小鲵的守护者,每天他都要到千亩田来巡视一遍。特别是在产卵期,刘光兵晚上还常常披上大棉袄来巡视。

  “许多游客和驴友进山,看到了安吉小鲵就当娃娃鱼来捕捉,有的人甚至拿着网兜与水桶来捞卵蛋。”刘光兵说。

  在千亩田旁,记者看到一块“千亩田农家乐”的指示牌,刘光兵告诉记者,这里与临安交界,而“千亩田农家乐”就在不远处,一到节假日就有许多游客来访,还有许多的驴友。

  “一方面是人为破坏,另一方面是安吉小鲵赖以生存的湿地也正在遭遇到自然的破坏,近年来,受到乔木入侵,湿地面积越来越小。”刘光兵说,湿地周围高山上的泥土经过风化,在雨水的冲刷下,逐渐往湿地里堆积,松树等乔木不断生长入侵,湿地面积越来越小。

  “湿地面积的萎缩,安吉小鲵赖以生存的水域越来越小。一到冬天,小坑表面容易结冰,加上茅草丛生,安吉小鲵会因为缺氧而导致大量死亡。”陈苍松担忧地说。

  保护,从栖息地开始

  “保护野生动物关键在于栖息地的保护,安吉小鲵栖息地保护已迫在眉睫。”省林业厅野生动植物保护总站站长丁良东说。

  让龙王山自然保护区工作人员高兴的是,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初次审议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修订草案)》。修订草案首次明确保护野生动物栖息地,同时要求定期评估、调整并发布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违法售购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同时,修订草案规定,国家保护野生动物及其栖息地,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违法猎捕、利用或者破坏。国家对野生动物实行分类分级管理,分为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一级保护和二级保护)、地方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和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野生动物。

  “根据草案,我省国家级和省级自然保护区都可以列入野生动物栖息保护地。”丁良东说,一些建立起来的辅助体系,诸如森林公园、湿地公园等也应该成为自然保护体系的一部分。正是在这一体系下,野生动物才能休养生息。

  “野生动物栖息地保护,意味着保护自然界固有的发展规律。”陈苍松认为,有关研究显示,物种之间的相互影响十分紧密。每消失1种植物,就会有10至30种依附于它的其它植物、昆虫及高等动物随后覆灭。17世纪毛里求斯渡渡鸟被杀绝后,不出数年,该岛的大栌榄树也渐渐消失了,因为这种乔木的种籽必须经过渡渡鸟的消化道才能发芽、萌生。

  “野生动物栖息地入法后,打击猎捕、利用和破坏野生动物等违法行为有了法律依据。”安吉县林业局党委书记莫骄说,接下去,龙王山自然保护区将在核心区装上电子监控设备,对安吉小鲵繁殖水平实行监控,成立执法部门实行24小时巡查制度等。同时对栖息地实行改造与保护,人工改造水坑,扩大水域面积。


在-7℃的安吉龙王山山顶,记者(左一)和自然保护区的工作人员找到了安吉小鲵。 俞立鹏 摄

 
上一篇:我科学家发现多饰维纳斯鱼
下一篇:浙江缙云发现早白垩世鸟蛋化石
 
【收藏】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网站LOGO | 版权声明 | 隐私安全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4 浙江自然博物馆 本站域名:zmnh.com zmnh.cn 中文域名:浙江自然博物馆.公益
浙ICP备12031539号 您是本网第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