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当前位置: 浙江自然博物馆首页 >> 八面来风 >> 正文内容
最新濒危物种红色名录:兰花是我国最受威胁物种
作者:佚名    来源:《京华时报》   发布时间:2004-12-14    点击数:     【字体:

  一本厚约半厘米的“红皮书”和一张光盘,记录着目前世界上正在受威胁的15000多个物种的详细信息。这就是从上世纪60年代就由于收集濒危物种信息而得到全球生物专家认可的《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今年11月22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发布了最新修订的《2004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与历年来发布的名录不同的是,由于一批中国科学家的勤奋工作,这份最新的名录第一次详细记录了中国濒危物种的现状。名录提供的数据表明,北京受威胁的物种已达到34种。

   全球受威胁物种四年间增加四成

  “红色含有警示的意思,所以叫红色名录。”中国濒危物种科学委员会蒋志彬主任12月8日接受记者采访说。

   蒋志彬告诉记者,今年这份名录是在世界自然保护大会第三次会议上公布的,他在这次会议上得知,截止到今年,全球受威胁物种已达到15589种,与2000年的名录相比,在四年的时间内,受威胁物种增加了4544种。

   他至今还记得那次会议的发言人之一,国际自然及自然资源保护联盟主席阿希姆?施泰纳的一句话:“这份名录只包含了那些已评估的物种,还有很多物种由于缺乏数据支持而没有收入名录,它们中间有一些的生存也受到了威胁,但是我们却对它们缺乏了解。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现在的形势非常严峻,而且正在不断恶化。”

   中国动植物专家首次参与目录

   “相对2000年的版本,刚公布的2004年红色名录最大的变化就在于丰富了两栖类动物的资料。”中科院动物研究所解炎博士介绍说,她负责中国红色名录编撰工作的整体协调。“在对全球两栖类动物的评估过程中,中国有60多名科学家参与了这项工作,这是中国科学界参与红色名录编撰的证明。”

  更让解炎高兴的是,2000年,中国红色名录的编撰工作在IUCN专家的指导下开始启动,当时有108位国内外从事动植物分类、生态和保护方面的专家加入该项目。

   “工作开展初期最大的困难是分类标准问题。”中国红色名录主编之一汪松介绍说,中国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了国内植物和动物濒危情况的研究,但依据的标准是IUCN上世纪60年代建立的,在这样标准下得到的数据和结论显然与国际不能很好的接轨。所以,这次中国红色名录的编撰全部采用2001年IUCN制定的最新标准,也是目前全球通用的标准,即将物种的濒危等级划分为7个等级,由高到低分别为灭绝、野外灭绝、极危、濒危、易危、近危和无危。其中极危、濒危和易危物种又被统称为受威胁物种。

   今年8月,经过近一年的组稿编排,凝聚众多学者心血的《中国物种红色名录》第一卷终于出版。该名录所收集的数据同时提供给IUCN,并被收入IUCN发布的《2004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

   兰花是我国最受威胁物种   谢炎介绍说,根据《中国物种红色名录》的统计数据,近年来,我国很多物种的濒危率提高很快,特别是濒危植物的比例远远超出了过去的估计。“我国物种中受威胁率最高的是兰花,我们对全国1000多个兰花品种都进行了评估,其受威胁率达到78.26%,也就是说我国绝大部分兰花都受到威胁。”

  在动物方面,我国独有的“稀世珍禽”朱?,以前被评估为濒危物种,但这次出版的中国红色名录将其评估为极危物种,又上升了一个危险等级。红色名录对此的解释是“数量少,仅有一个野生种群,适宜栖息地范围有限,野生种群密度过高。2002年开始出现农药中毒和暴发新城疫等事件,表明本种目前仍存在巨大的潜在威胁,状况不容乐观,故评估为极危。”

   据红色名录提供的数据,朱?现只分布在我国陕西省洋县及其附近地区,到2002年7月,野生种群数量约200只,饲养种群数量将近250只。

   东南亚生物多样性保护中心主任马敬能在评价中国红色名录时表示,“除了学术上的贡献,这本书所展示的物种现状分析结果的意义是重大的”。

   马敬能认为,过去的20多年来,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是令人瞠目的。新的大坝、道路、工厂、城镇等快速出现,对土地、木材、岩石、水、野生食物和其他各类资源不断增加需求,这导致野生动物栖息地不断退化和破坏。“红色名录有效地记录了这些变化,数以千计的物种在上个世纪60年代还是很普通常见的,现在都已列入了濒危物种。”

   北京近四年没有物种绝灭

  据《中国物种红色名录》的不完全统计,北京在近4年内没有物种绝灭,可统计的受威胁物种(不包括植物)约有34种,其中包括鸿雁、锦蛇、蝙蝠等人们极为熟悉的物种,还有麋鹿这样早在1000年前就已经在野外灭绝的物种。

  其中,极危物种2种,为人工圈养的麋鹿和豹;濒危物种3种,为沟牙鼯鼠、斑羚、豺;易危物种有29种,包括栗斑腹?、黑髯墓蝠、狭耳鼠耳蝠、赤峰锦蛇、团花锦蛇、黑眉锦蛇、褐马鸡、鸿雁、花脸鸭、青头潜鸭、白枕鹤等;近危物种有18种,包括长螺旋圆田螺、大卫延斑蛛、北京幽灵蛛、北京鼠耳蝠等;数据缺乏不能统计的物种有4种,包括北京马蹄蛛、哈氏苦伪蝎、北京威伪蝎和远东??。

   在上述提到存活在北京的物种中,大多是由于人类对环境的破坏导致物种数量锐减。此外,占有面积、分布的缩小或栖息地质量是导致这些物种受到灭绝威胁的另一个原因。

  金线蛙成为北京“工业污染指示剂”

   在中国红色名录中,金线蛙的濒危等级被评估为“无危”。但在栖息地的描述中,已没有北京的“踪影”。在首都师范大学生命科学院高武教授的记忆中,金线蛙是一种心痛。

   高武教授说,金线蛙是生活在华北平原上的中大型蛙科动物,上世纪80年代以前,金线蛙在北京的海淀、通州、顺义、昌平都大量存在。有一件事至今让他记忆犹新???上世纪80年代初,他们从海淀的农民那里收购实验用的青蛙,有一次农民们送来一百多只竟然全是金线蛙!

   上世纪80年代中期,高武教授到通州做两栖类动物的调查,“金线蛙见得就比较少了,沿着温榆河从上游往下游走,你会发现金线蛙成了‘工业污染指示剂’???在上游还可以看到幼蛙和成蛙,到了中下游就只能见到成蛙了。越往下走,成蛙个儿越大,代表它们的抵抗力越强。”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高武教授在温榆河调查时就找不到金线蛙了,到2002年,已经没有任何金线蛙出现在温榆河的信息了。

   高武教授分析说,金线蛙大规模消失主要是由于水质污染严重和干旱逐年加剧。上世纪80年代北京开始进行大规模城市建设,人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大,各种公路四通八达,北京被分成了一个个的碎块。大量生活污水和工业废水的排放使北京水质受到严重污染,通州境内的温榆河也不例外。再加上上世纪90年代初和90年代末北京的两次干旱,两栖动物特别是蛙类的生存受到极大挑战。

   “不久前我们在圆明园大水法遗址南边的水塘子里发现了一只,恐怕这是北京最后一个有金线蛙存活的地方了。不要说金线蛙,就连老百姓特别熟悉的癞蛤蟆这几年都很难看到了。”

  ■专家观点

  红色名录进入立法视野

   中科院动物研究所解炎博士表示,物种现状评估和红色名录制订是生物多样性保护的一项基础性任务,是确定保护优先项目、制订保护法规和保护物种名录、建立自然保护区、开展科学研究和普及教育、培养专业人员、履行国际条约的重要依据。红色名录的出版,最重大的意义就是为我国濒危物种的研究、教育和相关保护政策的制定提供最新、最可靠的依据。

   她向记者透露,中国的《野生动物保护法》正在修订中,他们向人大环资委以及相关部门建议,希望这本名录可以作为其制定保护标准的依据。

   记者就此事采访了全国人大常委会环资委法案室助理巡视员翟勇,他表示,环资委已经看到了这本红色名录,人大正在研究其是否可以成为修订后的《野生动物保护法》的保护依据。

  确定数量不能完全靠公式  

 首师大高武教授认为,红色名录提供的数据具有一定科学性,但在依据这些数据制定相关政策时,还应该同时展开实地调查,综合各种因素,才能为制定政策、法规提供有效信息。这可以弥补用固定公式对数据进行分析得出濒危物种的濒危等级时,可能会出现的误差。

   他介绍说,1997年,北京市林业局曾做过一个关于北京市陆生野生动物资源的调查。在这次调查中,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豹子的遇见率是两次,一次是在门头沟的灵山,一次是在怀柔的琉璃庙。按照北京市林业局提供的公式,算出北京市的豹子有1000多头。“这是根本不可能的,豹子是要吃肉的,如果真有1000多头,北京哪会这么太平?”最后,综合豹子住在深山无人区等多种因素,在北京最多不会超过10只。

 
上一篇:澳洲120只鲸鱼海豚集体自杀 画面残酷令人难过
下一篇:丽水市区首次发现恐龙蛋化石
 
【收藏】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网站LOGO | 版权声明 | 隐私安全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4 浙江自然博物馆 本站域名:zmnh.com zmnh.cn 中文域名:浙江自然博物馆.公益
浙ICP备12031539号 您是本网第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