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当前位置: 浙江自然博物馆首页 >> 八面来风 >> 正文内容
中国虎的希望在南非?谁能为华南虎的未来负责
作者:佚名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04-07-28    点击数:     【字体:

“中国虎野化国际项目”调查

   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受威胁物种的红色名录上,华南虎(也称为“中国虎”)是被列为极危物种的。在中国的动物园里,目前仅有不到60只华南虎,野外华南虎的数量估计不超过30只。

   去年9月,一位定居英国,有美国沃顿商学院MBA学位,却无任何野生动物保护专业背景的华人女士全莉,将两只小华南虎运往南非,在今后的几年里,她的组织还要运送若干只小华南虎到南非接受野化训练。全莉还发起将中国虎设为2008年奥运会吉祥物的倡议活动,据介绍,那些在南非接受野化训练的第一批中国虎预计将于2008年奥运会期间运回中国进行野放。

   此项行动得到了国家林业局的支持。2002年,中国、英国和南非签署了一项“中国虎野化放归国际项目”的框架协议。从字面上看,该协议很容易被理解为是三国政府之间的合作,而实际上,它是中国国家林业局属下的野生动物研究中心、全莉在英国发起的“拯救中国虎国际基金会”以及该基金会在南非的执行机构之间的一个协议。根据这个协议,林业局的野生动物保护研究中心每年可获得10万美元。

   对此,国内外数十家媒体进行了大量赞美性的长篇报道,而其中一种怀疑的声音始终被忽视了,这种声音来自国内外野生动物学家和动物保护专家。

   野化的目标不可能达到?

   该协议合作目标的第一条就是:“采用南非方野化孟加拉虎的技术与方法,对人工繁育的中国虎幼虎进行野化训练,逐步恢复中国虎的野外适应和自我维持的能力。”

  但是,一些野生动物保护学家却严肃指出,这个目标根本不可能达到。

   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中方代表张立博士说:我们反对把虎弄到国外去,国内完全有研究的场地,有一批研究的人员,送到南非去做这种试验,对虎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首先,南非没有虎,虎是独栖动物,是森林物种,非洲的稀树草原是兽中另外一个国王非洲狮的家乡,狮和虎的栖息地是不一样的,华南虎适应的生态环境是非常典型的亚洲温带森林。其次,在非洲的环境中,中国虎能找到什么食物呢?

  另外,这些虎回来以后,是否还能适应原生的栖息地的野生食物?这些都是这个项目本身存在的致命的问题。

   张立博士认为,中国繁育老虎已有非常成功的经验,中国老虎最需要的是理想的栖息地,一旦有了完整的生物链和生态系统,参照国际上的经验,野化完全能在中国进行。保护和拯救最需要的是科学态度和长久的努力。

   对全莉的计划,中国科学院动物所解焱博士也表示:全莉太理想化了。“我认为全莉个人对于保护野生动物的观念不是很科学,我不知道她为什么非要坚持到国外去训练,国内也完全可以呀”,“真正的野化训练是非常困难的,那个框架协议的目标根本达不到,我觉得她是在用华南虎做一个最终将被证明失败的试验”。

   福建梅花山华南虎繁育野化研究中心的科研人员曾经指出,现有华南虎种虎已不可野化,只有通过其后代一代代地逐渐野化,首先半野化就要很长时间,何时能够真正实现野化、“放虎归山”,更是谁也没有把握。

   其实,全莉自己也明白,这个野化训练过程在第一代老虎身上不可能实现,因此她寄希望于到南非去的这些小虎长大之后再生下小虎。

   全莉曾对媒体说:我们寄希望于多一些小虎到南非,这样成功的几率就高一些。如果这两只小虎没有生育能力,就多等几年。我们和国家林业局签订的合同是送5到10只小虎到南非接受野化。

   但是如果把更多的小华南虎送到南非去,它们在那儿面临的是什么样的风险呢?

   华南虎担得起失败的风险吗

  全莉也承认,风险的确很多,比如猫科动物在野外捕食时可能会遇到危险致死,“但我们会采取各种措施来保证它们的安全”,不管怎么说,“不能因为一些风险的存在而不做”。

   解焱博士指出,风险还不止这些。“国内养的这些华南虎,总体情况都不是特别好,近交衰退,种群非常小,每个个体都非常珍贵,它们出去,应该经过很严格的程序,国外会有一些它们原来没有得过的疾病,它们回来,还可能将一些新的疾病带到国内,这都是风险,所以我们建议全莉把这个事情放在国内做。”

   解焱博士还提到,中科院动物所有一位老先生去英国领爱丁堡科学奖,为此事专门去和全莉见面,劝她,但是不管用。

   在中科院动物所,记者见到了这位老先生,他就是曾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猫科动物专家组担任过两届理事的中科院动物所研究员汪松,汪松也曾参与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的拟定,近年来又不断呼吁对这部10多年前制定的法律进行修订。

   汪先生无奈地对记者说:“我在英国见到了全莉和她的丈夫,和她谈了很长时间,她听不进去,她有林业局的支持,我只好把自己的意见给了林业局的一个副司长,但是那时,她的项目已经启动了,我们的意见也只能是参考消息了。”

   汪先生指出:全莉这个项目没有经过科学论证的长远规划,里面的问题很多。

   汪先生曾碰到世界濒危物种公约动物委员会的非洲代表,谈到这个事情,大家都摇头,汪先生说:“凡是业内人士对这个事情都是摇头的。”

   “在英国我对全莉说,如果我做,第一要请中外专家成立个小组,专门制订一个长期的华南虎保护计划,之后一步步实施。第二,如果说在国内还有那么一片山林可以让华南虎生存,就应该考虑保护起来,野化虎性不是最重要的,栖息地才是最重要的,最起码你要有它生存的条件,食物的条件,不然没吃的就只能吃人吃牛吃羊了。”

  在2004年第三期《世界自然保护信息》上,刊登了一份部分国际动物保护组织的联合声明,他们对全莉“将华南虎引入南非野化”这一举动,提出了强烈的质疑。

   声明指出:为使华南虎重新回到野生环境作准备的项目,最好是在它们的自然栖息地中国进行。许多物种放归自然的经验已经显示,放归野外的风险很大。   中国仅限于人工饲养的很小的华南虎种群近亲繁殖程度极高,遗传多样性有所丧失,此时把一些个体运走,会导致种群的进一步退化,使之面临更大的近亲繁殖危机。

   最令人担心的是将华南虎放到开放地区的计划,不仅违反了《生物多样性公约》,也公然违反了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有关外来动物的放养原则。引进这些老虎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健康危险,例如,尽管非洲免疫缺乏病毒(FIV)对非洲本土猫科动物没有危害,但是却无法预测它对中国的老虎将产生什么影响。同样,这些老虎也可能将外来寄生虫传给非洲本地物种。

   声明称,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猫科动物专家工作组、IUCN重引入专家工作组、南非国内3个主要的非政府保护组织以及南非国家公园的科学家,对这个项目的许多方面都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这种方法并不能最有效地保护中国虎。

   张立曾经把这份声明给了国内多家媒体,但是没有人发表。

   对“野生动物保护”这个圈子而言,无专业背景的全莉的确是个异类。当她投入这个事业的同时,便身不由己地陷入夹杂着学术、商业,以及各种各样复杂因素的矛盾和纷争中。但是全莉却坚定地认为,正是因为自己非专业出身,所以视野更开阔。在她看来,她的野外经验和一颗为动物的纯粹之心,恰恰是许多动物学家所缺乏的。

  “放虎归山”有那么简单吗

  在“中国虎野化放归国际项目”框架协议的合作目标中,还有这样一条:“在中国虎的原分布区域选择具有良好的自然植被和丰富的野生动物群落、适合中国虎栖息和繁衍的地点,建立中国虎野外放归区。”

   据媒体报道,在已经结束的两次栖息地考察中,全莉带领的考察小组得到了当地各级政府的广泛支持。候选地点纷纷争抢着让老虎在自家“落户”。他们似乎都非常看好全莉描绘的围绕中国虎发展生态旅游的前景。

   9个区域成为华南虎野放的备选区域。离长沙只有60公里、人口稠密的湖南浏阳因经济、旅游资源优势脱颖而出,闯入最后一轮。

   其实在林业局野生动物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陆军眼里,浏阳的条件远非完美,那里的森林别名叫“绿色沙漠”,连鸟都没有,更别提老虎爱吃的野猪、羚羊什么的了,届时仍需人工放养大量的食草性野生动物以做虎食。

   解焱博士对此非常反感,她说,如果是这样,和把老虎放在动物园里没有区别。

   解焱提出,应把在非洲进行华南虎野化的费用,用来加强国内老虎野生栖息地的保护和研究。如果中国连野化的地方都没有,那么在非洲训练出来的老虎又该放到哪里呢?

  在国内栖息地的选择上,张立博士也指出:栖息地应该由我们国家研究老虎的专家和有关政府部门的官员来定,它不单是虎的问题,还牵扯到栖息地里面其他野生动物,以及这个栖息地周边人的压力的问题,在印度,如果周围有老虎的话,当地老百姓都要接受基本的训练。政府应该有一个正确的态度,全盘考虑问题,不能只看到短期的经济利益就允许谁来做这个事。

   张立说,栖息地选择是一个系统工程,如果没有科学的论证和通盘考虑,不仅对老虎不利,对当地的老百姓也会形成威胁,同时将影响本地的野生动物物种。

   谁能为华南虎的未来负责

   近20年来,野外没有发现过一只华南虎,《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公约》规定,连续50年找不到某种动物在野外的踪迹,该物种宣告野生灭绝。

   作为“拯救中国虎”项目的发起人,全莉曾经宣称:南非在野生动物保护上有很多年的经验,我提出的“保护中国虎”模式就是要借鉴南非野生动物管理的模式,发展生态旅游,让动物和老百姓同时受益。我们采取这样庞大的举措,来解救华南虎免于灭亡。

   但是,即使真的把动物园里所有的华南虎都野化了,就能够挽救这一物种吗?

   对此全莉的回答是:走一步看一步吧,“车到山前必有路”。

  全莉曾经希望,到2007年能在南非野化5~10只华南虎,以形成一个老虎种群。但解焱博士认为,几只野化的老虎不可能发展成几百只的规模,它们繁殖出来的后代生存能力会很低。目前我国动物园中养殖的50多只华南虎是由6只被抓获的野生虎繁殖起来的,近亲繁殖已使华南虎的繁殖率和生存率大大降低。

   在“拯救中国虎国际基金会”的宣传材料上这样写着:为了实现这一愿望,全莉和丈夫斯图尔特在南非先后投资近600万美元购买了3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准备野化放养这些从国内运过去的华南虎小崽,然后重引入国内,建立自然生态保护区。

  但是,全力支持全莉做这项工作的弟弟全奇却介绍说,由于该项目在南非的合作伙伴挪用机构的资金,因此土地转让方面出了麻烦。全莉不得不一边与人打官司,一边花高价从南非国家动物园租了5平方公里土地,用于放养空运过去的两只小华南虎。

   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中方代表张立博士认为,如果国家有所投入的话,在国内设立一个相当面积的训练区,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张立还表示,对濒危物种的保护绝对不是个人或者某个机构能够完成的,这种项目需要多方协作,而且对协作机构的资质要进行甄别,有的机构只是一个人或几个人的组织,可能短期就某一个项目能够募集到资金,但是缺乏长期的投入和科学家的支持,项目的长期性和科学性都会有问题。

   张立博士说,濒危物种首先是国家的财富,国家对它的去向和未来的命运,动物的运输问题,训练中的安全问题等等,都应该有一套标准来监控,有一套体系来作保障。一个项目如果不成熟,最终受到影响的将是这些动物。

   科学为何在审批程序中缺席

  在有关部门审批这一项目过程中,动物保护专家的质疑、担忧和反对意见,似乎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据解焱博士介绍,濒危动物送到国外去,都要经过国家林业局濒危物种管理办公室审批,只有他们同意了才能出去。据说,审批全莉的中国虎项目时他们也请了专家,但都是林科院的,没有真正做动物保护这方面的专家。

   解焱认为,华南虎作为名列濒危保护动物附录I中的极危物种,出口本该受到严格限制,必须经过濒危物种科学委员会的严格审批。

   对此,中国濒危物种科学委员会(简称“濒科委”)办公室孟主任告诉记者:按照《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公约),有一部分动物出国是要经过我们这个科学机构,要征求我们的意见,但现在很多情况不是这样,这和我们国家的体制有关系。全莉的中国虎项目审批是具体怎么操作的,我们不太清楚,他们有自己的一批专家,很多东西都是他们自己组织专家做的。

   孟主任还提到,根据相关法律,为商业目的而人工培养的附录I物种可被视为附录II物种,这样就可以不通过科学委员会。

   但是,作为中国濒危物种科学委员会顾问的汪松回答说:中国从1981年就加入了CITES公约,根据CITES公约的规定,没有经过濒危物种科学委员会,就是没有严格按照程序来办。

   对于孟主任提出的人工繁殖的濒危动物不需经过科学委员会的说法,汪先生并不赞同。

   记者在濒科委的网站上查到,CITES公约第四条明文规定,即使附录II所列物种标本的出口,同样需要经过出口国的科学机构审查认定“此项出口不致危害该物种的生存”;从该官方网站所列出的审批流程中,看不出附录I物种和附录II物种在出口审批手续上有什么差别。

   链接:华南虎:最濒临灭绝的老虎

  食肉目猫科豹属虎的亚种之一,中国特有种,被认为是所有现存老虎的始祖。体型较小,尾较细短,毛较短。体长平均两米左右,重140~200千克。夜行,听觉、嗅觉均较敏锐,以野猪、羚羊、鹿类、野兔等为食。善于游泳。一年四季均可发情及产仔,妊娠期95~110天,每胎2~4仔,幼兽随母生活,1.5年后独立生活,3~4岁性成熟。栖于山林、灌木及野草丛生处。独居,有较强领域性。领域较小,雄虎占80平方公里,雌虎占60平方公里。华南虎是所有种类的老虎中最为濒临灭绝的一种。原分布于华南、华中、华东、西南的广阔地区及陕南、陇东、豫西、晋南的个别区域,以湖南、江西数量最多。仅仅40年以前中国还有4000多只华南虎,但近20年来已没有人发现野生华南虎的踪迹。

 
上一篇:广州发现绝迹野生唐鱼群
下一篇:鲁尼丢订婚钻戒众人寻 惊扰松鼠环保组织发警告
 
【收藏】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网站LOGO | 版权声明 | 隐私安全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4 浙江自然博物馆 本站域名:zmnh.com zmnh.cn 中文域名:浙江自然博物馆.公益
浙ICP备12031539号 您是本网第 位访问者